微信分享圖

5506 明末清初 黃花梨獨板架幾式巨型供案

黃花梨獨板架幾式巨型供案
拍品信息
LOT號 5506 作品名稱 明末清初 黃花梨獨板架幾式巨型供案
作者 -- 尺寸 長453cm;寬56cm;通高93cm;獨板案面厚7.8~8.8cm;總重289公斤;其中案面重205公斤 創作年代 明末清初
估價 咨詢價 成交價 RMB 115,000,000
【出版】
1、馬未都,《馬未都說收藏·家具篇》,頁74-75,中華書局,2008年。
2、伍嘉恩,《明式家具二十年經眼錄》,頁74-75,紫禁城出版社,2010年。
3、《閩作重器:被譽為“天下第一案”的黃花梨架幾案》,頁28-31,《中國古典家具》2017年12月刊。
4、張輝,《閩作明式家具研究》下,頁299-301,中國林業出版社,2021年。

【備注】
1.美國Jonathan and Jessika Auerbach伉儷舊藏。
2.紐約佳士得,2013年3月22日,Lot 1323,成交價美元9,083,750 。(Christie’s New York, Fine Chinese Ceramics and Works of Art, 22nd March, 2013, Lot1323 )

【展覽】
2001年-2012年,展陳于美國丹佛藝術博物館。(Denver Art Museum, 2001-2012)

本拍品只限在香港提貨

競投本件拍品,請與本公司有關業務人員聯系提前辦理特殊競投號牌。

天下一
—明末清初 黃花梨獨板架幾式巨型供案
明末清初黃花梨獨板架幾式巨型供案,通體“滿徹”黃花梨,為傳世體量最大的黃花梨家具,結構特殊,傳世孤品。案面為獨板做法,長合明清尺寸為一丈四尺,是目前所知最大的一塊黃花梨獨板料,令人遐想原材之碩,非千年參天巨樹不能為,傳世其他材質家具中亦罕有其匹。質地縝潤非常,大流水紋,紋路緊密而棕眼細小,幾無結疤,油性十足,皮殼溫潤如玉,作作生芒,甚合“一塊玉”之名。案面方正端莊,其形上方微侈,下方微斂并翻洼線。兩端拍合暗抹頭,封堵端面,抹頭與案面交接于棱角處,不破壞其渾然一體的效果。案面中部厚8.8厘米,兩端厚7.8厘米,顯為制者有意為之,兼顧視覺與結構的需求。從視覺來看,巨型大案,兩端設幾,中間為一段甚長的獨板,將獨板往中部漸次增厚,可補視覺上單薄之感,不減供案之雄偉;結構而言,中段變厚,重力作用可使案面更加穩重,防治起翹變形,若因受重而中部微垂,只需翻轉案面陳設,日久則因重力作用,又使其恢復原形,不違木之天性,遵循其變化且合理利用,體現匠人的巧思。
架幾造型簡練大氣,呈“T”字形,上為牙板兩層,上長下短,層層相疊如疊澀,看面亦為素混面下翻邊線,往下層層收進少許,如斗拱般承托案面。腿足上方設長榫穿兩層牙板而出,下方雙榫透托泥而出,堅固結實。其看面微做成素混面,外緣起打洼線,質樸大方。腿足側面分上下兩檔,上方橫棖以雙燕尾榫扣鎖雙腿,下方有托泥相承,形成一幅穩定的框架,上部再增設一棖,與腿足虛肩斜角相合,將之分為上下兩檔,上窄下寬,上方鑲厚絳環板,設長方形開光,下方設圈口牙板,上下內緣皆起陽線,形成兩個呼應變化的虛空間,不增繁飾,意趣與整體相合,比例與造型呼應。腿足下方另設橫棖與之交圈,并與托泥形成層層疊加的效果。托泥宛若臺座,倒冰盤沿式,上下兩層線腳,與疊澀狀牙板遙相呼應。下方掏挖少許為亮腳,余兩端為小足。選料皆用心料,端面可見木紋如漣漪。架幾整體觀之,如巨嶂挺立,雄大健碩,氣勢儼然。
如此案腿足單榫穿透牙板者,在傳世家具中甚為少見,兼以疊澀式兩層牙板,可見與古代木制建筑梁架結構的相通之處。大型家具,宛若建筑,榫卯以簡潔、直接、合理為上,制者需諳熟木性,結構了然于胸,大膽設計,小心制作,方可成此佳作。其周身不見榫卯端倪,多為悶榫,若為透榫則藏于案面、托泥之下,不耽結構之需,又保證外觀之渾然一體,自制成以來,至今三四百年,滄海桑田,依然近乎全品相保存,榫卯嚴絲合縫,亦可見設計之巧,制作之精,歷代使用者呵護之勤。
這種巨型供案,普通建筑內難以陳設,非大型宮殿廟宇不可。供案的歷史,可上溯春秋戰國,為供奉神靈之物,是人神交流的媒介之一,與日常用家具不同,有其宗教屬性,亦有自物質而精神轉化的需求。延續至明清,供案造型豐富多彩,制作者唯恐用心不誠,用材不珍,用工不精,故而雕刻彩飾,無所不加,極盡其能,此案別出機杼,素樸簡潔,雄偉壯闊,如廟堂鼎彝,黃鐘大呂,不拘泥于細節,張弛有度,法度謹嚴,充分顯現黃花梨巨材之美,形韻兼得,外觀潔凈高妙,得太樸不雕,大圭不琢之意。
供案出自福建莆田,該地得海運之便,可得泛海而來的巨材。其地工匠精雕擅斫,得宋元文化滋養,藝術修養深湛而工藝細致,多產佳作。又兼傳統保持良好,宗族觀念強烈,信仰豐富,祠堂廟宇遍布。故近幾十年來,大型優秀黃花梨家具多出此地,以用料充裕,工手扎實,榫卯精良,造型妍美為特點,尤其以大供案最為典型,此例供案為其中之最,環顧他例,大有眾星捧月、脫穎而出之勢。
明末清初文學家張岱《陶庵夢憶》“仲叔古董”一節,記載了一件巨大的鐵梨木大案:“癸卯,道淮上,有鐵梨木天然幾,長丈六、闊三尺,滑澤堅潤,非常理。淮撫李三才百五十金不能得,仲叔以二百金得之,解維遽去。淮撫大恚怒,差兵躡之,不及而返。”一個巨大的鐵梨木天然幾,售價昂貴,且令巡撫氣急敗壞地派兵追索,亦可見此種大案在古代已十分稀缺,此供案以更為珍罕的黃花梨巨材制成,更加珍貴非凡。
中國明式家具蜚聲海外,與其以珍貴高檔硬木為材有重要關系,這些材料中又尤以黃花梨最具代表性。黃花梨質地細膩光潔、紋路優美,可以加工成極為精細的細節,又可保持素樸,以其自然紋路為飾,暗含中國傳統自然觀,故而黃花梨家具甚受追捧,近年成為藝術品收藏中甚為重要的一類。明清家具所用黃花梨主要產我國海南和越南等地,自古大料難得,故而以之制作的大型家具,一直是研究者關注、收藏者青睞的品種。如此例供案案面巨材,如此長大,兼以黃花梨樹干多歪曲不直,恐非圍徑2米余、兩人合抱的巨樹方可得。木既伐倒,自深山艱難運出,非數人之力不可,又不便陸運,裝船跨海而來,達福建泉州等港口,工匠制成供案,其力之艱,耗材之奢,耗時之久,可想而知,亦可見得之不易,在中國家具史上也是罕見的實例。
傳世桌案類家具,限于室內空間和木材條件,長度多在3米以內。目前所知,長度達4米以上的黃花梨案寥若星辰,達4.5米以上者則僅存二例,另一例架幾案存故宮博物院,為清宮舊藏,長457厘米,寬49.2厘米,通高78厘米,面厚8.3厘米,然無論體量還是氣勢,均略遜于此供案。故此供案有“天下第一案”之美稱,實至名歸。

卡塔尔下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