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圖

3524 徐悲鴻 劍蘭圖 鏡心

劍蘭圖
拍品信息
LOT號 3524 作品名稱 徐悲鴻 劍蘭圖 鏡心
作者 徐悲鴻 尺寸 69.3×34.5cm 創作年代 --
估價 1,800,000-2,200,000 成交價 RMB --
【出版】
1.《徐悲鴻作品集(續一)》第33頁,文物出版社,2009年。
2.《榮寶齋近現代書畫名家珍品》第156頁,榮寶齋,2010年。



【說明】
1.上款「濟群」女士為劉濟群,舒新城先生的夫人。舒新城(1893-1960)為徐悲鴻的好朋友,1930年起,任中華書局編輯所所長,主編《辭海》。
2.本拍賣標的為重要機構委托,相關資訊請與本公司有關業務人員聯系。

徐悲鴻在國畫方面的造詣很深厚,是國畫創新的藝術實踐者,在繼承傳統繪畫的基礎上把歐洲古典現實主義的技法融入到國畫創作中,創制了富有新意的畫法,劍蘭,有香氣,是中國傳統文化中可防疫驅邪的靈草,與蘭花、水仙、菊花并稱為「花草四雅」。其花語是信仰者的幸福/仰慕的信。徐悲鴻繪制此幀菖蒲花有其特殊的饋贈意義!
《劍蘭圖》展現徐悲鴻古為今用、洋為中用的藝術才能。先用傳統的白描手法勾出菖蒲花優美的型態,配合近代西方美學之色彩、明暗對比以加強畫面之立體感,構圖清雅,甚有昔日中國文人畫之風味。徐悲鴻較少畫花卉,此幅鮮見的《劍蘭圖》不但散發著濃濃的文人氣息,也見證了徐氏和舒新城家族的友誼。

盡精微致廣大
徐悲鴻小輯
徐悲鴻,作為二十世紀一位不可回避的藝術大師,他短暫的一生不足一甲子,但他輝煌的藝術生命卻穿越了時空。時至今日,沿著徐悲鴻先生舊日的足跡去探錄那段業已塵封的歲月,我們還在為他中西調和的繪畫實驗所震撼,為他墨筆揮就的奔馬而激昂,為他詩畫酬唱中流露出來的精彩世界而振奮,為他畢生致力于美術教育事業的努力所感動。
北京保利拍賣成立16年來,為弘揚徐悲鴻藝術做了大量鋪墊工作。從2006年的「馮法祀作品鑒藏展暨徐悲鴻師生作品鑒藏展」,2009年的「春之歌—世紀悲鴻作品收藏大展」,再到2018年的「百年教育百年悲鴻—徐悲鴻作品珍藏大展」,保利為徐悲鴻作品舉辦了一系列的學術研討會與收藏回顧展;同時保利還整合民間遺珍,出版了三部徐悲鴻作品專輯,在業內引起了廣泛關注;加之全球范圍巡展的推廣,可以說保利拍賣對于近年來徐悲鴻藝術的推廣起到了極大的作用。徐悲鴻作品也因而在市場上倍受關注,價位一路攀升。《珍妮小姐》、《春山十駿》等重要作品都在保利拍出,特別是2011年保利秋拍中,徐悲鴻《九州島無事樂耕耘》以2.668億元人民幣成交,刷新其作品拍賣成交價世界紀錄,讓眾多收藏家為之振奮,也讓更多的潛在藏家更加信任保利。
此次2021年秋拍徐悲鴻板塊保持以往的高水平,將為藏家展現數件精品佳作,包括《飛天雙駿》、《四吉圖》《榕樹雙牛》、《奔馬》和《劍蘭圖》。徐悲鴻先生筆下的奔馬早已家喻戶曉,成為近代中國畫的一種象征符號。1944年,表演藝術家白楊,這位被譽為當時中國話劇界的「四大名旦」之一的藝術寵兒,與導演張駿祥(筆名袁駿)結婚,悲鴻先生扶病揮毫創作了這幅奔騰驍勇、靈光四射的《飛天雙駿》作為佳期賀禮。此作不僅造型精準、筆墨淋漓風雷馳騁,更有一種精神抖擻、豪氣勃發的意態喻托這對藝苑佳偶的美好前程,是悲鴻奔馬作品中難得的銘心絕品。白楊女士珍藏此作三十余年,文革結束之后,轉贈給另一位著名藝術家。悲鴻妙跡,經兩代藝苑名宿遞藏,自是一段佳話。
在徐悲鴻的動物畫中,竹與雞是一個常見且有趣的組合,關于這一組合的緣起,徐悲鴻曾經在新民報晚刊發表文章稱:「竹用以象征正直,雞能報曉,所謂‘雄雞一聲天下白’。合起來在中國老套說做‘竹報平安’」。此幅《平安大吉》作于1943年春天,抗日戰爭仍在進行,戰火繼續彌漫,這個時期徐悲鴻尤其喜歡這一題材,一方面是表達對于國家危亡時內心的不屈信念,一方面也是對于世事平安的渴望。
本幅《榕樹雙牛》為香港羅桂祥博士舊藏。明顯將焦點置于幾近占據全畫面之參天巨樹,粗干虬枝,姿如龍盤虎踞,層層綠葉,郁郁蒼蒼,密聚遮天;樹影婆娑下,兩只牛在吃草,畫面一片恬淡閑適,或亦畫家在桂時心情之反映。在整幅的畫面上,雙牛僅高逾寸,與巨樹比例差異懸殊,益顯古木氣勢恢宏,大自然不朽之生命力,洋溢滿紙。《奔馬》徐悲鴻寫駿馬作側身疾馳,昂首向上,奮蹄如飛,意氣風發,使人有為之振奮之感。在西方寫實主義的基礎之上,徐悲鴻對奔馬的形象,做了藝術的加工:縮短頸部、拉伸軀干,更能體現出馬匹奔跑狀態下的動感;伸長的馬腿,則使之更為舒展,更富于視覺觀賞效果。駿馬足下配以疾風掠過的秋草,營造出駿馬迎風奔馳之場景。畫家純以水墨之功,表現奔馬的力量感,非常渾厚,是畫家充分發揮中國水墨寫意畫法的筆墨效果,又融進了西方繪畫的體面、明暗、結構的造型方法的典型力作。
《劍蘭圖》展現徐悲鴻古為今用、洋為中用的藝術才能。先用傳統的白描手法勾出菖蒲花優美的型態,配合近代西方美學之色彩、明暗對比以加強畫面之立體感,構圖清雅,甚有昔日中國文人畫之風味。徐悲鴻較少畫花卉,此幅鮮見的《劍蘭圖》不但散發著濃濃的文人氣息,也見證了徐氏和舒新城家族的友誼。

卡塔尔下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