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圖

2897 何多苓 2010-2011年作 兔子森林

兔子森林
拍品信息
LOT號 2897 作品名稱 何多苓 2010-2011年作 兔子森林
作者 何多苓 尺寸 200×150cm 創作年代 2010-2011年作
估價 3,000,000-4,000,000 成交價 RMB --
出版
《無法缺席——2011文軒美術館開關展》P87 四川美術出版社 2011年版
《士者如斯:何多苓》P214-215 領升藝術機構 2011年版
《中國油畫名家·何多苓》P115 吉林美術出版社 2012年版
《中國油畫五百年V》P924 湖南美術出版社 2014年版

展覽
2011年 無法缺席——2011文軒美術館開館展 文軒美術館 / 成都
2011年 士者如斯:何多苓 上海美術館 / 上海
2011年 士者如斯:何多苓 中國美術館 / 北京
2018年 山光水氣——何多苓個展 西安美術館 / 西安

這個形象的表現里有廣泛的含義與多重的隱喻。只畫一個人物太過于具像,加上兔子的耳朵后,就感覺她不再只是代表一個人。這既使得畫面更能夠體現生命體的普遍性,又給畫面增加了某種表情。這個似是而非的形象沒有確切地含義和指向,但它讓畫面具備了多義性。
——何多苓

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初,何多苓作為“傷痕美術”的旗幟性藝術家即以《春風已經蘇醒》、《青春》、《第三代人》等作品而名噪一時。在繪畫語言上,何多苓早期受懷斯等西方畫家的影響,后在承接中國傳統繪畫的基礎上探索油畫語言的繪畫性,融匯中西純熟精妙的繪畫觀念及技法,淬煉出純熟精妙的繪畫技藝,形成優雅而蘊有詩意、單純但又隱含神秘的繪畫語言。
何多苓曾提及自己在藝術上“企圖熔巴洛克式的紀念碑性、抽象藝術的超驗性、十九世紀末西方藝術的神秘與優雅于一爐,重建具有古典的莊重、現代的惶恐與浪漫主義激情的藝術”。與此同時,他亦極為重視吸收中國中文人繪畫傳統的寫意精神與書寫性。這種東西方繪畫觀念與技藝的交匯,在其2010年以創作的“兔子”系列中體現的尤為明顯。
創作于2010-2011年的《兔子森林》系何多苓“兔子”系列的開篇之作,不但傾注了藝術家極大的熱情與心力,先后參與過多次重要展覽,也標志著其全新創作階段的開啟,因此意義非凡。從此作中,我們可以體會到一種“何多苓式”的敏感、詩意、神秘、唯美的氣質:精靈般的少女在生機盎然的幽靜山林間駐足凝視,山林既溫柔的圍繞、包容著她,又仿佛潛藏著未知的神秘,等待她的探索。少女頭上的兔子耳朵給予人一種奇異的荒誕感,而正是這種荒誕感為作品提供了多重解讀的可能,令畫面具有了一種無法言說的多義性與張力。
縱觀全幅,《兔子森林》以透明的灰綠色調為主,畫面遠觀朦朧迷離,近看卻又細致入微,用筆松動灑脫,呈現出豁達、空靈整體氛圍。在技法上,畫家通過虛化背景,達到畫面的整體和諧。繪畫時,先小筆觸皴擦,再用干筆甚至罩染的方式進行疊加,從而形成豐富的視覺肌理。油畫的厚重感被稀薄、輕盈、猶如行云流水般的筆觸所替代,同時將色彩控制在統一的色調之中,使形象在清晰與朦朧,真實與虛幻的消隱中更加含混,進而營造出虛實相生的幻境狀態。畫面整體呈現出一種清冷而凝練、沉靜而幽遠、淡泊而空靈的獨特氛圍,與中國傳統繪畫所強調的“傳神”意境達到了高度的暗合。
如果說《春風已經蘇醒》讓我們感受到的是在表象的真實外還有隱藏的另外一種“真實”,那么在何多苓的“兔子”系列中,隱喻、唯美和抒情的繪畫風格又被藝術家推向了一個全新的層次與高度,從而達致一種來自心靈深處的內在真實與自由。

卡塔尔下注